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漳州期货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漳州期货配资

漳州期货配资:金枫酒业困局:近半产能闲置 职工成本是同行1.59倍

时间:2019/4/12 19:00:09  作者:  来源:  查看:22  评论:0
内容摘要:相比白酒企业过去几年的风光,上市黄酒企业显得相当落寞。  最近三家上市黄酒企业中的古越龙山(8.560, -0.06, -0.70%)和金枫酒业(6.230, 0.06, 0.97%)分别披露了2018年年报,古越龙山业绩仅有个位数增长,金枫酒业更是录得近十年来的首次亏损。  新...
相比白酒企业过去几年的风光,上市黄酒企业显得相当落寞。

  最近三家上市黄酒企业中的古越龙山(8.560, -0.06, -0.70%)和金枫酒业(6.230, 0.06, 0.97%)分别披露了2018年年报,古越龙山业绩仅有个位数增长,金枫酒业更是录得近十年来的首次亏损。

  新浪财经注意到,去年大幅亏损的金枫酒业将近一半的产能已经处于闲置状态,产销量大幅下滑。与此同时,高企的管理成本却没有降下来,销售和行政人员平均成本是古越龙山的1.59倍。

  金枫酒业十年来首亏  近半产能闲置

  3月29日,金枫酒业披露年报,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8.98亿元,同比下滑8.96%;亏损6888.02万元,这也是2009年以来公司首次亏损。

  对于业绩下滑原因,公司在年报中解释称“受销售区域分布不均、新业态冲击传统渠道、核心市场竞争激烈、新市场增长缓慢等因素综合影响,公司总体销量下行”。

  金枫酒业是一家以黄酒为核心产品的酒类经销企业,主要市场集中在上海地区,由于江浙沪之外的市场开拓不顺,产销量大幅下滑,高毛利率的中高端产品销量下滑尤其严重。

  黄酒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黄酒营收8.71亿元,占到总营收的97%,葡萄酒收入993.85万元,毛利仅为2.91%,可以忽略不计。

  金枫酒业旗下有三家黄酒生产厂商:全资子公司石库门酿酒有限公司、无锡市振太酒业有限公司和控股子公司绍兴白塔酿酒有限公司,有两个营销平台:金枫酒业销售分公司、无锡振太销售分公司。

  其中石库门公司与无锡振太以规模化生产为主,绍兴白塔以绍兴原产地、小批量、特色化、个性化产品生产为主。目前核心品牌是“石库门”、“金色年华”、“和”三个品牌,分别定位高端、年轻、大众。

  新浪财经注意到,2018年公司黄酒产销量均出现大幅下滑,而相较低端酒,中高档酒的销量下滑更严重。


  2018年金枫酒业生产黄酒92197千升,销量92048千升,库存量204070千升。产量和销售量分别减少11.04%和12.75%。

  其中中高档酒是产销量下滑的重灾区。2018年中高档酒产量58224千升,销量58823千升(石库门、金色年 华、和酒、惠泉);低档酒产量33973千升,销量33225千升(金枫、锡山)。中高档酒产销量分别下滑14.17%和13.92%;低档酒分别下滑5.13%和10.61%。

  而中高档商品毛利率为51%,远大于低档商品毛利率仅为26.92%。中高档产品产销量的大幅下滑极大拖累了公司的净利润。

  公司三家酿酒厂,将近一半的产能都处于闲置状态。石库门、振太、白塔三家设计产能总共为162000千升,实际利用产能92197千升,仅为56.9%。


  在这种背景下,金枫酒业对几年前收购的无锡振太进行了商誉减值处理。2015年金枫酒业以自有资金3亿元收购了无锡振太100%股权,使对方成为自己第二大生产基地,但是2018年公司披露,“无锡振太由于受到核心销售区域无锡市内及周边地区城市化改造进程加快 和市场激烈竞争的影响,终端动销放缓,总体销量和收入有所下降。”因此一次性计提1.12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金枫酒业成本高企 职工成本是古越龙山1.59倍

  虽然产能利用率逐渐下降,但是公司成本并没有降下来。

  可以将金枫酒业与古越龙山做个对比。2018年古越龙山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为2.98亿元、8692.15万元;分别占总收入的17.36%、5.06%。

  金枫酒业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为1.93亿元、1.46亿元,分别占营收的21.49%、16.48%。相比古越龙山,金枫酒业的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占比太大。

  近两年古越龙山毛利率基本稳定在35%左右,净利率稳定在10%上下。而金枫酒业毛利率高出古越龙山10%,净利率还不到对方一半,2016年、2017年均不到5%,利润被各项费用蚕食。

  拆开来看,两家公司最大的不同在职工薪酬上,古越龙山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为4247.36万元,而金枫酒业为5927.66万元,分别占销售费用的14%和31%。在营业收入和销售费用不及古越龙山的情况下,销售人员薪酬居然高出对方。

  管理费用对比更明显,古越龙山2018年管理费用为8692.15万元,其中职工薪酬为4937.1万元。金枫酒业管理费用1.48亿元,职工薪酬8147.45万元。后者的职工薪酬赶上了前者的管理费用。

  再对比下二者的人数,金枫酒业销售人员266名,财务人员和行政人员总数184名;古越龙山销售人员300名,财务人员和行政人员总数165名。

  金枫酒业每名销售职工平均支出成本22.28万元,每名行政职工平均支出44.28万元;古越龙山每名销售职工平均支出成本14.16万元, 每名行政职工平均支出29.92万元。

  总体算下来,金枫酒业平均每名销售、行政职工成本是古越龙山的1.59倍。显然,在成本控制上,金枫酒业不如古越龙山。

  与此同时,公司其他财务指标也在恶化。2018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账面价值1.36亿元,同比增长了25.32%。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951万元,同比下降56.51%,超过营业收入下降幅度。

  销售费用不及古越龙山一半 上海市场被蚕食

  事实上,黄酒产销量下滑,产能利用率不足只是一方面,更大的问题是金枫酒业大本营上海市场正在被蚕食。

  黄酒生产企业集中在江浙地区,江浙沪三地合计所占产量比重高达 83%。黄酒消费的70% 集中在占全国人口比重 10.6%的浙江、江苏和上海。)

  目前上市的三家黄酒企业会稽山(9.880, -0.08, -0.80%)的市场主要集中在浙江市场、金枫酒业主要集中在上海,而古越龙山兼有浙江和上海,浙江的份额更大一点。

  依托光明食品集团和上海糖酒集团的渠道资源,金枫酒业在上海有显著优势。2018年上海地区销售收入6.27亿元,占比72.03%;其次江苏地区1.7亿元,占比19.51%;浙江4054.17万元,占比4.66%;其他地区仅占3.8%。

  但是,金枫酒业在上海的占有率正逐渐缩小。根据上海商情信息中心的数据,2014年金枫的黄酒业务在上海商超渠道中市场占有率近60%(以销售额为统计口径),2015年超过50%,2016年下滑到45%,这两年维持在50%左右。


  与此相反,会稽山近几年在上海地区的销量迅速增长,2015年上海地区销量5878千升,2017年已经增长到20034.41千升;销售收入也从5730.05万元增长到了1.74亿元。

  在黄酒向江浙沪之外区域的拓展情况并不理想,整体市场份额未明显变大的情况下,相关酒企只能抢夺对方的份额。

  产能闲置并不是金枫酒业一家的问题,和金枫酒业一样,古越龙山也存在同样的情况,三家子公司古越龙山、女儿红公司和鉴湖公司设计产能为357500千升,实际产能仅273912千升,利用率为76.62%。

  2015年古越龙山投资2.81亿元,建设年产优质黄酒 2 万吨的生产能力的车间,2016年底投产。从2016年起公司开始披露产能利用情况,而从那时起公司产能利用率就一直保持在76%左右。

  会稽山还未披露2018年年报,但是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均只有个位数增长,古越龙山去年营收和净利润增长也是个位数。

  产销量下滑、产能闲置、传统区域之外市场拓展受限,上市黄酒企业要成功突围并没那么容易。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境外期货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